邻邦扫描:越军披露河内防空团近况 地雷“危险区”面积占越国土近2成

2019-08-24 00:29:01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8月24日报道 2019年7月,越南军情热点频现:越军披露河内防空团近况,越舰首次访问符拉迪沃斯托克,地雷“危险区”面积占越南国土近2成,等等。下面就让我们回顾、分析这段时间越南的重要军事动态。

澳援建越军医院 越披露河内防空团近况

据越通社报道称,越政府总理阮春福7月11日前往越海警司令部调研视察,越军总长兼副防长潘文江陪同。在指挥中心,阮春福借助通信联络系统与基层官兵进行远程交谈,了解部队训练、生活和勤务状况。他表示,当前越南面临的海上局势错综复杂,越海警应切实履行国家海上执法力量的职责,与海军、防空-空军、边防、公安、海关、渔检等有关部门密切配合,有效打击走私、贸易欺诈等海上违法犯罪活动,积极参与灾后重建和海上应急救援工作。

越《人民军队报》报道称,7月22日下午澳大利亚驻越南武官奈罗列·唐纳德上校率队探访越军175医院。会谈中,越澳军方代表商讨了诸多合作内容,包括英语培训、配属医疗设备、赴南苏丹越军野战医院回撤、两军官兵交流活动等。澳方承诺将积极帮助越军组建新的二级野战医院,以便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

老挝国防部长占沙蒙?占雅拉会见阮志咏上将一行(越通社)

据越通社报道称,7月下旬,越副防长阮志咏率越国防部高级代表团赴老挝出席第一次越老国防政策磋商。7月25日下午,阮志咏拜会了老挝总理通伦·西苏里和老挝国防部长占沙蒙·占雅拉,双方在交谈中都对第一次越老国防政策磋商的意义给予高度肯定,认为建立这一重要的战略磋商机制有利于两国、两军在地区安全问题与防务合作领域达成共识。双方还商定,加强与更新两国边防部队合作方式,研究开展搜救、打击跨境犯罪等课目的联合演练,并推动边防部队缔结友好关系,在东盟防长会议(含扩大会议)等多边论坛上保持密切磋商与配合。

《越南时报》网站7月2日刊文报道了越防空-空军365师284团的装备、训练近况。越媒称,284团成立于1967年3月11日,隶属于越第4军区。2012年,该团换装S-125-2TM改进型防空导弹(最大射程35.4公里,最大射高25公里,杀伤概率92%),目前其负责保护热电厂、工业园、18号公路等首都河内重要基础设施。

越南将办国际防务展 越舰首访远东俄军港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称,当地时间7月25日,越海军“阮惠”号护卫舰(HQ-016)驶抵俄太平洋舰队基地符拉迪沃斯托克,这是越南军舰历史上首次访问该港。访俄期间,越海军官兵前往市区名胜古迹参观,并与俄军举行体育比赛,还参加了27日在当地举行的俄罗斯海军日纪念活动。7月29日,越舰结束访问离港。

有资料显示,“阮惠”号是越南4艘俄制猎豹3.9级轻型护卫舰的4号舰,长102.4米,宽14.7米,吃水深度5.6米,满载排水量2200吨,最高航速29节(约53公里/小时),最大航程7000公里,海上自持力20天。舰上配有各型防空、反潜、反舰武器装备,并可搭载卡-28直升机执行反潜、搜救任务。

越俄两国海军军人(越南《人民军队报》)

据越通社报道称,7月25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小岛级训练舰抵达越南岘港仙沙码头,这是该舰自2014年以来第4次造访岘港。越媒指出,小岛级训练舰长115米,宽14米,排水量3000多吨,航速每小时18海里(约合33公里)。舰上搭载有87名干部、学员和水手,其于4月26日从日本出发,旨在为青年学员开展100天的航海训练活动。访问期间,日方拜访、参观了越第5军区司令部、越海警司令部、岘港航海搜寻救难配合中心。

越《人民军队报》报道称,7月5日,越国防工业总局下属的秋河总公司在岘港市举行了2艘STU1606拖船下水仪式。越媒称,这2艘拖船由荷兰达门(Damen)集团设计,越方负责建造,长16.76米,宽5.94米,发动机功率894千瓦。按照计划,其将交付越海警部队使用,未来秋河总公司还会续建2艘同型拖船。在仪式上,越副防长黎詹表示,越海警司令部与船厂应在培训、移交、管理、设备维护等方面密切合作,他还要求秋河总公司继续提高修造船能力,为越国防和经济发展服务。

越soha新闻网站报道称,7月25日下午,越方在河内举行了越南国际防务与安全展览会(VIDSE)新闻发布会。该展览会将于2020年3月4日至6日在河内国家会议中心举行,预计迎来约40个国家的超过120家公司、逾5000名业内人士参展,大批陆海空国防装备、安全产品和军事技术,如潜艇、火箭、隐身技术、防弹衣等将在VIDSE上对外展示。

危险区面积占国土近2成 越境内排爆任重道远

越《人民军队报》报道称,7月15日,越军第2军区与辖内9省召开2019下半年工作任务部署会议,旨在进一步加强越西北地区国防建设。越媒指出,第2军区地处越北偏远山区,多山林,少平原,人口稀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欠发达,民众文化素质不高,非法越境、走私等违法活动屡禁不绝。

越南宣光省山阳县民兵自卫队进行实弹射击检查活动(越南《人民军队报》)

为提高辖内民众国防及法律意识,自2017年以来,越第2军区先后开设近1500个培训班,对10余万人进行了边防安全知识普及教育。该军区还投入数万亿越盾(1美元约合2.3万越盾),用于修建老街、永福、山萝、宣光等省份的防御工事,并为当地民众送去大米和提供医疗服务。

据越人民军队网站报道称,7月19日,在河内,越南炸弹地雷国家行动中心(VNMAC)举办排雷工作经验研讨会。VNMAC负责人在会上表示,越南63个省市全都发现了遗留爆炸物,危险区面积达610万公顷,约占越南国土面积的近两成。自越战结束以来,越南约有10万人因遗留爆炸物伤亡。越媒称,排爆扫雷既是一项紧迫任务,也是一项长期任务,由于危险区面积大,需要投入大笔资金和人力资源,越方急需国际社会的支持。(作者/凌峰)

【延伸阅读】越南买卡-52防邻邦?号称压制武直-10

(图文:阳光乔)据越科技联合会网站4月4日报道,在3月25日结束的2017年马来西亚兰卡威国际海事和航空展(LIMA 2017)上,越军总长潘文江率领的高级代表团对俄制航空器表现出浓厚兴趣(如图所示),尤其特别关注卡-52“短吻鳄”武装直升机,越媒称越南将购买该型武装直升机。

其实,早在2015年就有外媒报道称越南计划采购俄制武装直升机,不过当时的备选机型是米-28。

近日,俄罗斯国防武器出口公司(Rosoboron export)航空武器出口部副经理Vladislav Kuzmichev也表示,俄罗斯正准备出口米-28NE和卡-52武装直升机,其中客户之一就是越南,进一步表明越南计划购买武装直升机。

我们知道,武装直升机是强大火力与特殊机动能力的有机结合体,可有效对坦克、装甲车和超低空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已成为继火炮、坦克、飞机和导弹之后又一种重要常规武器,在现代战争中具有不可取代的地位与作用,特别是在亚热带丛林环境中,直升机效能远远超过地面装甲车辆,因此越南购买武装直升机也不足为奇。

何况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越空军部队就曾获得苏联援助的一批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包括米-24A/B/U共3种型号,其中A是标准型、B是增加12.7毫米重机枪的改进型、U为教练机。图为越军之前装备的米-24A武装直升机,拍摄时间大约在2010年,图中可见该机已拆除机炮,也没有挂装火箭巢和反坦克导弹。

这批直升机最先部署在北部和乐机场916团,后转场至南部新山一机场917团并投入到侵柬战争中。越媒称其在战争中曾执行任务上百次,发射千余枚火箭弹,表现令人满意,加之对手缺少足够防空武器,越军米-24武装直升机的实战表现优于当时装备的固定翼攻击机。图为侵柬越军PT-76水陆坦克。

随着越军装备的米-24武装直升机达到使用年限,前者已全部退出现役。图为退役封存的越军米-24A武装直升机,旋翼已拆除。

目前,越军主要利用米-8和米-17多用途直升机发射火箭弹对地面部队进行航空火力支援,但性能难以满足未来作战需求,因此越军努力寻找新的替换机型。综合各方面因素后,越方将目光瞄准米-28NE和卡-52。

对于二者的取舍,越媒称以上2款直升机作战性能都十分出色,均装备有30毫米2A42机炮、9M120 Ataka-V“旋风”反坦克导弹(AT-9)和“针”式空空导弹。

但相比之下,卡-52更能适应东南亚潮湿的热带丛林环境以及高盐度的沿海气候,加上卡-52还可发射射程10千米的9K121 Vikhr-M反坦克导弹(AT-12/16),可有效规避西方“罗兰”防空导弹、德国“猎豹”自行高炮和美制“毒刺”、欧洲“西北风”肩抗式导弹的打击。

图为越军给米-8直升机填装火箭弹。

同时,卡-52的6个挂架(米-28NE为4个挂架)可增加500千克载弹量,而与美国“阿帕奇”AH-64直升机相似的尾置雷达系统能更好帮助其在复杂地形区域活动,双旋翼设计则有利于在山区实施100至200米低空飞行,机动性也很好。此外,卡-52还具有优良的侦察、指挥与控制等功能,可提供类似于空中预警指挥机的作用。图为越军米-8直升机对地攻击训练。

越媒甚至还称,一旦将卡-52部署至距离北方边境较近的和乐916团,越军或对邻邦装备的武直-10产生压倒性的技术优势。另据越媒分析称,越南其实更看重海军版的卡-52K(如图所示),因为后者可搭载“天王星”KH-35E实施反舰作战,而越南现在已掌握该型导弹的生产技术(越方称KCT-15导弹)。

图为越军KCT-15导弹。

当前,越海军猎豹-3.9级护卫舰可搭载1架卡-28反潜直升机或卡-32多用途直升机理论上也能搭载基本参数相近的卡-52K,而且越军建设发展规划以海空军为主,因此其完全可能购买海军版卡-52K重型武装直升机,对于这一动向外界值得关注。

(2017-05-10 08:37:52)

【延伸阅读】越南买250枚以色列导弹?或部署南海

(图文:阳光乔)近日,越防空-空军377防空师副政委武玉皇大校在越军《全民国防》杂志2017年第2期发表题为《加强377防空师技术训练工作的几点措施》的文章称,2016年该师完成以色列SYPDER防空系统的实弹打靶训练以及接收工作,这是越首次官方公开披露接收该型导弹后的相关情况。

其实早在2016年7月就有报道称,越南接收了一批德国MAN系列军事牵引车,用来作为SYPDER导弹的牵引车。

当时,越南购买的一批德国MAN系列军事牵引车运抵胡志明市吉莱港,型号为HX77 和HX58两种,从图上看至少有7辆。

据悉,1套SYPDE导弹系统包含1辆指挥车、4至6辆发射车、1辆EL/M-2106 ATAR雷达车、1辆填弹车、1辆技术保障车,越军接收的车辆基本可支撑1套SPYDER防空系统。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一篇《全球武器交易》报告称,越南2015年与以色列签署了购买5套SYPDER-MR中程防空导弹的合同,目前已交付1套。有资料显示,前者总价(含训练/备用弹)或达1亿美元,对于年度军费不过40亿美元的越南来说,实在是笔不小的开支,大致相当于5万越军基层军官(陆军中尉)1年收入总和。图为网友拍摄的越SPYDER导弹牵引车行进在大街上。

越媒称,第一套SPYDER系统将列装377防空师274导弹团,用于拱卫重要军港金兰湾。未来,361防空师(驻河内)所属236团和257团、367防空师(驻胡志明市)263团和375防空师(驻岘港)275团也将列装。

SPYDER防空系统在同一发射平台上可综合2种不同类型、不同型号的先进防空导弹,其中“怪蛇-5”为机动性超强的近程格斗导弹,“德比”则是中距拦截导弹,2种导弹综合在一起就兼具了杀伤近、中程目标的能力,因此SPYDER在成本上很划算,特别适用于军费有限的越南。

SPYDER防空系统号称无作战死角,具备全天候多目标同时接战能力,可单发、多发发射,即使少量装备也能有效填补防空体系中的薄弱环节。

该系统从目标确认到导弹发射的反应时间不超过5秒,拦截高度20米至9000米,杀伤距离从1千米内到15千米以上,可有效配合越军现役S-300PMU1防空导弹拱卫该国南北2大重镇——河内与胡志明市。

SPYDE防空系统装备以色列埃尔塔公司研制的EL/M 2106 ATAR3三维坐标监视雷达,可同时跟踪60个目标,360度环视,全天候操作。雷达本身包括先进的电子反制元件,能在高强度电子干扰环境下作战。

指挥台具有自动计算机系统,可在高电子干扰环境中完成对目标的成功拦截,指挥控制单元和发射单元间有数据链连接。

或许为了避免误伤,在决定购买SYPDERr导弹时,越防空-空军就开始着手研制MH-VN1问答系统(敌我识别系统),图为2016年7月25日越防空-空军副参谋长带队验收,但其技术性能经久如何,能否在复杂电磁环境下发挥作用还不好说,毕竟越南电子水平较低。

SPYDER防空系统每辆导弹发射车一次可搭载4枚导弹,而据报道称,越军一口气购买了“德比”和 “怪蛇-5”导弹各125枚,除去5套系统(每套按4辆发射车计算)封装的80枚导弹外,另有三分之一(2种导弹各约20枚)或用作实弹训练,如此下血本,亦可看出越军急于让所列装SPYDER形成战斗力的急迫心情。

当然,光有先进装备肯定不行,早在2015年4月越防空-空军学院就开设了SYPDERR导弹系统培训班,从防空部队抽调80名军官和专业军人(技术干部)进行集中学习。这批“种子学员”于当年12月30日顺利毕业,2016年即赶赴以色列接装和试射。

越媒称,越军极有可能在以色列接装期间进行过实弹射击,每个战斗组或发射2至3枚导弹,这样既能评估培训成果,又可作为封存装船前的器材验收。值得注意的是,377师防区很大,包括了越中南部和争议岛礁空域,该师所属274团原本混装S-75和S-125,此番却率先装备SYPDER导弹,其目的显而易见。图为近日越防空空军副司令员阮光线少将参观367师263团的ELM2084雷达模型教具,该团将成为第2个SPYDER团。

(2017-03-29 09:17:06)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