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卫省将于2020年新设“宇宙作战队”

2019-08-26 00:23:01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8月26日报道 据日本共同社网站8月22日报道称,共同社21日获悉日本防卫省2020年度预算草案详细内容,其中写明新设“宇宙作战队”作为太空领域提升能力的举措。

报道称,为防止日本自卫队行动所需军用卫星信号受到敌军干扰,导致舰艇等主战武器装备瘫痪,“宇宙作战队”的主要任务是对太空进行实时监控。该部队除了从美国太空军邀请指导教官外,还将向美太空军派遣自卫队员学习相关领域经验。此外,“宇宙作战队”将推进开发新型太空光学望远镜,将来可能部署于地球轨道。

日媒称,在太空领域,美国、俄罗斯等国正加快相关军用化研究。日本也亟待采取对策。上述措施立足于2018年制定的日本防卫力建设指针《防卫计划大纲》等。

“宇宙作战队”还将监控对日本军、民用卫星构成威胁的太空垃圾以及其他国家的卫星动向,相关监控系统会与美军互联,共享情报。“宇宙作战队”司令部计划设于航空自卫队的府中基地(东京都府中市),成立之初时将由70人组成,最终将形成约100人的规模。

2016年2月17日,日本使用H2A运载火箭发射X射线天文卫星。(新华社)

此外,日本陆上自卫队准备新设利用电磁波干扰敌方部队活动的“电子战部队”,2020年度末其将在驻地(熊本市)组建,部队规模约80人。

报道称,2020年度预算申请中还写明为阻止敌军导弹发射,将研发可以从导弹射程外释放干扰信号的、名为“防区外电子战机”的新型军机。日本防卫省判断在各国远程导弹性能提升的情况下,需要有效手段防止本土遭到攻击。

关于太空部队的命名,日防卫省此前提出的暂定名称为“宇宙领域专门部队”,在确定预算申请时改为“宇宙作战队”。

日媒称,该预算申请总额预计将达5.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518亿元),创历史新高。2012年安倍政府二度上台后,日本的防卫费连续7年增加。

【延伸阅读】首次坠毁!日F-35部队成立仅15天就摔机

据日本防卫省报道,4月9日晚7点27分,日本空自一架F-35A隐身战机在青森市东北约135千米海面附近从雷达屏幕上消失。 4月10日,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表示,搜救队已在青森县附近海面发现F-35A的垂尾残骸,可确定战机已坠毁。这是日本损失的首架F-35战机,同时也是亚洲地区,F-35海外用户中首个损失战机的。图为此次坠毁的F-35战机“生前遗照”。

日本空自此次损失的首架F-35A战机(红圈标出其机号79-8705)为“生前”起飞及低空飞行动态图。

4月10日,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表示,搜救队已在青森附近海面发现F-35A的垂尾残骸,确定战机已坠毁。此次日本损失的这架F-35A单机编号为79-8705, 是日本本土三菱公司组装的首架F-35A,由一名40岁的三等空佐(少校军衔,同时还是该F-35中队的中队长)驾驶,目前飞行员仍下落不明。图为此次损失的F-35A出厂仪式现场图。

当时这架F-35A担任长机,正在进行四机夜间编队飞行训练。此次坠机事件距离日本空自宣布驻三泽空军基地的首支F-35A部队“302飞行中队”具备实战能力(3月26日)仅过了15天。图为美空军F-35A进行4机编队飞行资料图。

日本于2018年1月28日在三泽基地部署该国首架F-35A隐身战机(单机编号79-8706),也成为了东亚地区除美军外,首个装备F-35战机的海外用户。按空自计划,“302飞行中队”将在未来装备20架F-35A战机,并成为日本首支具备实战能力的F-35部队。图为当时的现场纪念照。

2018年1月28日,日本三泽基地部署首架F-35A庆祝仪式动态图,可见F-35A穿越水门。

日本共计划采购147架F-35系列战机(其中38架由日本三菱公司组装),还包括42架F-35B短垂舰载型。此次坠机事件,无疑会给日本装备F-35战机带来不利影响,后续进展仍需持续关注。图为参加2018年10月阅兵式的空自F-35A战机编队。

日本空自于2016年11月28日,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卢克空军基地,接收了首架F-35A(单机编号69-8701,由美国洛马公司制造),将用于培训空自人员。

此次损失的日本首架本土制造F-35A飞行资料图。

图为三泽基地部署的首架F-35A地面滑行资料图。

三泽基地部署的首架F-35A战机与富士山合影。

(2019-04-11 08:32:30)

【延伸阅读】死灰复燃!日欲购F-35B配出云级航母

据《读卖新闻》近日报道,日本防卫省正争取在2019年防务预算中加入从美引进F-35B隐身短垂战机的相关经费,并正研究将出云级直升机航母改装后,搭载F-35B作为轻型攻击航母使用,颇有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节奏,本文就此解读。图为外国军迷制作的出云级航母搭载F-35B想象图,注意还将舰艏的“密集阵”近防炮挪到了舷侧,防止干扰F-35B起飞。

首先了解下F-35B。F-35B(海军陆战队型)是F-35系列三型号中吨位最小的,外形尺寸与F-35A相当,全机长15.4米,翼展10.7米,机高4.3米,最大起飞重量27吨。本图展示了同一俯拍角度的F-35三型号外形对比,F-35A的识别特征是有固定航炮,F-35B是看座舱后部的升力风扇,F-35C的整体尺寸(特别是翼展)均大于前两者,比较容易识别。

这张对比图详细列举了F-35系列三型号的作战性能,其中F-35A(空军型)是唯一配备固定航炮的型号,F-35B则是三型中唯一具备短垂起降能力的,而F-35C(海军舰载型)是三种型号中尺寸最大的,其作战半径也是三型中最大的,三种型号的最大平飞速度均为1.6马赫。

日本航空自卫队此前已从美国购买了38架F-35J(F-35A的日本出口型),其中37架将由三菱重工负责组装。但空军型的F-35J不具备上舰能力。图为2017年6月,由日本三菱重工自行组装的AX-5号F-35J隐身战机首飞资料图。

如果说日本引进F-35J的目的主要是为练手和积累隐身战机使用经验的话,那么引进具备短垂起降上舰能力的F-35B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目标。图为F-35B短垂着舰动态图。

从洛马公司官方公开的F-35B作战性能看(如图所示),单架F-35B在执行空中遮断任务,携带2枚454千克级JDAM卫星制导炸弹和2枚AIM-120空空导弹(只使用内置弹舱)时,最大作战半径可达876千米,要远超采用同等载弹量的AV-8B和F-18C战机。

本图展示了F-35C(海军)舰载型能(计划)搭载的各种对空、对地武器弹药,F-35B也能挂载其中的大部分。

1下面再来看日本F-35B的未来母舰,出云级直升机航母(国内一些媒体称其为“准航母”其实并不准确)。2017年3月22日,出云级2号舰“加贺”号的服役曾引起国内媒体的高度关注,因其直接沿用了已被击沉的二战日本海军航母“加贺”号,军国主义复兴意味十分明显。图为“加贺”号(DDH-184)出港海试资料图。

出云级的开发代号称为22DDH(平成22年,即2010年,DDH:直升机驱逐舰缩写),实为日向级直升机航母的放大版,与后者相比,增强了两栖运输能力。出云级共建2艘(“出云”号及“加贺”号),每艘全长248米,全宽38米,吃水7.5米,满载排水量2.7万吨,最大航速大于30节。每艘最多可搭载28架舰载机。图为出云级直升机航母两视图,除直升机外,在舰艉甲板可见F-35B短垂战机。

图为日本海自“出云”号(中)、“日向”号(右)直升机航母与美军尼米兹级核航母编队航行,可见三者的尺寸差距。

尽管日本官方在极力淡化出云级直升机航母的潜在进攻性用途,称其只会用于反潜和夺岛作战,但敏锐的日本模型厂商在推销模型时并未避讳这点,甚至连出云级改装后增加的滑跃飞行甲板都已表现出来,注意滑跃甲板的位置类似英国无敌级,无需移除舰艏的“密集阵”近防炮,还能看到甲板上的2架F-35B模型,但图中的舷号181(实为“日向”号)标注错误,应为183或184。

F-35B可以利用滑跃甲板实现满挂弹起飞。图为F-35B短垂滑跃起飞动态图。

根据西方军事专家分析,每艘出云级最多可搭载10至12架F-35B短垂战机。图为日本模型厂商2017年推出的“加贺”号航母模型,注意图中出现的F-35B短垂战机模型。

如果按每艘出云级搭载12架F-35B战机(每架搭载2枚454公斤级JDAM炸弹)计算,理论上一艘出云级搭载的F-35机群可向半径876千米范围内的任意目标投弹10.8吨。这张示意图标出了F-35B从日本本土的岩国基地起飞,所能覆盖的作战半径(876千米),可打击包括半岛、中国东海以及冲绳附近的大部分区域,就此推算,如果将F-35B部署到出云级航母上,可将这个打击圈进一步前移,例如从冲绳或者黄海附近起飞,理论上可威胁到中国内地地区。

当然出云级在进行轻型航母改装时,也会面临一些技术性难题,但都可以按由美海军目前研究出的方案加以解决。难题之一就是F-35B在短垂起降时,下折的F-135涡扇发动机喷口喷出的高温热流对飞行甲板会产生严重的烧蚀现象,美海军黄蜂级及美国级两栖攻击舰为此都进行了专门改装。图中可见F-35B降落式,甲板上的烧蚀痕迹。

最直接的解决方案是直接在甲板上铺设“热喷涂防滑涂层”,经试验测试,能大幅缓解F-35B尾喷管在起降阶段对飞行甲板的烧蚀现象。图为美海军使用专用设备在甲板上铺设“热喷涂防滑涂层”资料图。

尽管从表面上看,2艘能搭载10至12架F-35B的出云级轻型航母并不能对亚太地区军力平衡产生大幅影响,但其产生的潜在影响是十分恶劣的,意味着日本已突破了战后日本宪法第九条对其发展进攻性军力的限制,或许近几年内,人们就能看到日本推出更大吨位的,能够搭载更多F-35B战机的中型或大型航母,已沉寂70多年的日本军国主义亡灵或将死灰复燃,这才是周边国家应当高度警惕的。图为出云级首舰“出云”号海试资料图。

图为“加贺”号(左)服役当天,与“出云”号(右)并排停靠航拍图。

图为“加贺”号与“出云”号并排停靠资料图。

(2017-12-28 08:51:38)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