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操盘者

2019-09-09 07:28:50 当代工人2019年14期

嘉木

最近在网络上看了不少讨论当红明星八卦的文章:范冰冰做公益为复出铺路、王源吸烟点燃公众情绪、张云雷调侃汶川地震被官媒封杀……这些文章的留言区,大致可分为两大阵营,一拨是极力为明星行为“洗白”的铁杆粉;另一拨则是无尽谩骂的“黑粉”。

我仔细翻了翻,这些文章的留言区就是“黑白粉丝”的战场。我不禁感叹,在职场似乎也是如此,对于不同领导的决策,我们大多是急于站队,很少会认真地思考到底哪个更合理,与此同时,不同阵营的同事有时甚至会剑拔弩张。

聂宏斌? 心理咨询师:

在王小波的《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一文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中亚古国花剌子模有个风俗习惯,凡是给国王带去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升迁,反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要被喂老虎。久而久之,将帅出征后,会派有功的将士给君王送好消息,使其得到奖赏,犯错的则派去送坏消息,最后全成了老虎的盘中餐。

这世上本就没有童话故事,人性的奇妙就在于它的多变与复杂性。现如今,在人工智能等社会科技的推动下,我们也逐渐被训练成了“花剌子模国王”,每天从今日头条、抖音等社交软件上接收到的信息,均是一定程度上的“好消息”,对于那些“坏消息”,我们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长此以往,我们的视野,将永远被局限在一个非常狭窄的空间范围内,渐渐地它成为一口深井,我们成了井里蛙,对井外的一切,一无所知。

1986年着名社会心理学家Henry Tajfel提出了社会认同理论,指出社会认同是一个人自我概念的重要组成部分。认同感是人对自我及周围环境有用,或有价值的判断和评估,人无论怎样都需要被肯定。当个体长期处于得不到承认的环境,他体验到的更多是疏离感,会产生过多的“我没用、我没价值的判断和评估”,认同感将逐渐缺失。

在人工智能技术盛行的当下,网络社交已变成了巨大的回音室,只要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就会有偌大的相同声音随之而来。我们会因此产生强烈的被认同感,以凸显自我价值。

现在的互联网空间,人工智能推荐应用变得越来越深入。每一个应用软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庞大团队,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研究着我们,迎合我们,最终将我们封存在一个个“茧房”里面,独自在所谓的被认同的温水中走向深渊。

今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白岩松提出,要警惕沉迷于“投你所好式”网络,并将其上升到“民族危险”的高度。

世界很大、很美,有很多的机会,我们不要为了过分寻求社会认同,把自己局限在一口井、一个茧里面。不管是对于明星的热点事件,还是领导同事的新观点、新决策,不要将情绪化的渲染遍布网络,更不要忙着站队,甚至将对方当作批判的靶子。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人工智能信息,要学会对信息的选择渠道进行自我调整和筛选,理性思考每一个观点背后的合理性。

图像是思想的灌输机,读书则是思想的创造器,这是人的思考习惯所决定的。与其抱着视频软件,被动地被灌输他人的观念,不如多读几本书,做自己思想上的操盘者。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