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青山贺玉环

2019-09-10 21:34:44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2019年7期

谢良福

在浙江,玉环是个年轻的城市;在玉环,家乡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因水,千年之前,就成了揉入玉环地名的传说;也因水,追溯至斗米尖,沾染了“接力”的味道。玉环水,在玉环之域,在家乡之河,与时间一道,默默流淌、滋润无声,浇灌着玉环,滋养着玉环,美妙着玉环。

形状如环 洁白如玉

说到玉环的水,北宋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中,就有着“晨雾绕岛、形状如环,上有流水、洁白如玉”的诗意描述,这也是玉环地名的由来。说到家乡水,1978年的夏天,带三五文友摆渡回家,船上曾争论“形状如环”的含义,慷慨激昂,被日头烤得口干舌燥。上得岸后,发现滩边有一水潭,清澈可人,照得见云天,文友各掬一捧解渴,然后便记得家乡的第一印象,“渔夫滩泉有点咸”,此后,他们还赠我“咸水脚夫”的绰号。

能伴咸水脚夫行走千里的,当然是汗水。用汗水来描述家乡水,那才是够滋味的。

人们说,水是生命之源,源是河湖的水脉,脉是聚居的市井,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凭着家乡水浇灌乡梓,每个人都在水的滋润中悄然成长。今年,长到六十一岁我才知道,“渔夫滩泉有点咸”的真味,才明白家乡与水有关的故事,需得注入点点滴滴的汗水。

于是,我想告诉朋友们,玉环现在已经是个水乡了,不只是地名与水有关,还有其他无可辩驳的理由呢!

从地理看,玉环之水,首先是咸的,然后才是淡的。咸的,东有大海披山洋,西有海湾乐清湾;淡的,位于东西漩门湾,又称玉环东湖(三期),玉环湖(二期),再加漩门河。当然,漩门河的淡水之源,来自清港九眼、芳清两河系;来自楚门南门、直塘两河系;来自芦浦东西塘两河系;还有龙溪河系、干江河系、沙门桐丽河系、玉城青沙河系、大麦屿庆澜与普竹两河系,最后就是玉城与坎门共有的玉坎河系。够了,梳理河系,玉环水乡已名副其实。

从数据来看,玉环陆域面积378平方公里,全市有14个水系,312条河道,1622个小微水体,流域面积344.9平方公里,水面面积27.16平方公里。比较玉环陆域与水系流域面积,只有33.1公里没有河系覆盖。

玉环水多,河塘不少,一张河网,网罗水乡特色。围绕水乡特色打造的绿色水城,成为漩门湾划时代的象征。

玉环是个靠工业立县的地方,水乡的容颜免不了被忽视甚至被遭踏,缺乏保护水乡的概念,看不到家乡水之美,体会不到家乡水带来的红利。如今,“五水共治”刷新了一单又一单业绩,玉环这个水乡生态环保规划图已经清晰起来了,尽管碧波荡漾的玉环水还有点儿涩涩的咸味,这是太多治水人洒入汗水的缘故。什么时候,玉环水不需治理了,那水就会淡到极致,然后有点儿甜了。

回想当年讨论“形状如环”的解释,按文章的理解,在“晨雾绕岛”中,叙述“形状如环”,那是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声声环绕,如鸣佩环,那是流水产生的击玉之声,十分神奇。等到晨雾散去,见到水流如“环”之状了,目光势必随着流水打转,顿生徘徊之意,心里的情愫便油然而来。记得二十二年前,我离开家乡,匆匆行至千里,忽然看到一片落叶悠悠飘来,落在眼前一棵大树的根部,我的心里顿时便空荡荡的。这种如“环”的形状,就是“上有流水、洁白如玉”的形象,也是乡愁玉环的形象。

呵,“竹含天籁清商乐,水绕庭台碧玉环。”我的家乡,我这片远飞的落叶,什么时候才能回归于你的怀抱呢?

乡河接力 迷人活力

苔岛家山,前湖后海,只隔着行走在湿地公园、海上长城上的一条228国道。国道连接大麦屿疏港公路,与穿越玉环高地的S226省道互通,花园式的互通就在脚下。往东边看,一条呼啸而去的玉环高铁,直达杭州;往南边看,拥有玉环湖广阔水域的国家湿地公园,通过乐清湾大桥,将为我迎来远方的文友;往西边看,是“云水长和岛屿青”的乐清湾以及云雾缥缈、横亘千里、集千年赞美诗文的南、北雁荡山;往北边看,是雁荡山余脉、漩门湾湿地源头——豆腐岩山与大雷山,其间还有一个中国最大的潮汐电站与江厦森林公园。

家乡拥有海,海是460平方公里的浩淼;家乡拥有河,河是国家湿地公园玉环湖水质不变的文化滋养。

家乡前门河,连着九眼港,承接了斗米尖之水。水从温岭豆腐岩山的顶峰——海拔577.1米的斗米尖下来,自古就有一天第四餐——“接力”的味道。跌宕而来的斗米尖水,清纯照得见人影,流淌在前门河中,沉浸在湿地公园波光涟滟的玉环湖中。要问“接力”的由来是什么?因为古人想登斗米尖,路途十分艰难,需背一斗米做好“接力”而不至于饥饿,才能爬上斗米尖,故而得名。

家乡河,可溯至玉环本岛最高峰田螺基。田螺基375.5米,坡下有涌泉,流至猫狸叠山麓,经过玉屏峰南溪,进入玉潭水库,上得溢洪道,跑出龙潭景区,流经三合潭,投入玉坎河,经解放塘进入漩门湾东湖(三期)。得益于“建桥撤坝”,漩门湾水东西相通,可以自由地进入玉环湖,从九眼江流过苔山塘闸,汇聚于家乡前门河中。此水来得曲折,计有百里之遥,称得上源远流长。

前门河水之高、之远,涵养了家乡河之富态,一一连接着玉环市所有丰水区、所有东西漩门湾象样的水系,而且还牵着玉环湖与东湖。富水之河,可以任由来自斗米尖的好水进入乐清湾,养育并繁殖虾虮与糠虾,给野生对虾提供天然饵料。

维护前门河水的高与远,特别来之不易。曾经的玉环湖,曾经过度养殖而富营养,水质沦为劣五类。严重的道头港片,沉积物达到6米多厚。每到夏天,湖水变得黑绿,散发出阵阵带着鱼腥味的恶臭。

五水共治,还湖于民,还景于民,还生态于民。家乡治水人,创新治水举措,消劣清淤,雨污分流,创建零直排区;河长制,创新实施细则,保证全市每个小水体的源头减少污染,整个玉环市的治水工作,走在台州市、浙江省前列。

如今,玉环湖恢复了它本来的素质,黑脸琵鹭频频光顾,因而叨扰野鸭部落;泰安河(玉环公园)生态补水,垂钓休闲者,静静岁月里坚守;庆澜塘河小鱼护水,秋日丹桂染香鱼泡,馋得夜鹭、绿鹭站桩不离;直塘河清雅水景,涵养着小城市中心景致,化作音乐喷泉,妙曼起舞;徐尾巴河,打通任督二脉,发现浦港古埠,作悠远的遐想;大湫河清淤疏浚,引入同善塘共守碧水荡漾,在和谐中同善共融;斩港河浮绿秀水,绿水云影,衬托出水葫芦花的素雅清致……同时也保证了家乡河的高远之水,粼粼而来、不腐不败、鲜活灵动,高品质地涵养着湿地葱茏、绿岸缤纷、鹭鸟成群——漩门湾旖旎的风光。

文友驾车从乐清湾大桥进入玉环,车停玉环湖绿道。我们手牵手一起用双脚长量8公里的健身步道,感觉浑身的血液有了年轻时的奔放。坐在网红亭桥上,不停地变换着拍摄角度,大家都想一下子把自己弄成“群红”,来个霸屏三日。

有位文友在群里写道:“在这里,欣赏花团锦簇、绿树成荫的湖岸绿地,放眼碧波荡漾、鹭鸟起落的旷达湖海,我感觉玉环人真是幸运,生活在蓝天碧水拥抱的水乡城市,每一天都可领略“绿富美”的生态画卷,人人朝气蓬勃,个个创新求变,我们被他们的迷人活力久久地感染着。”

好梦成真 蝉联禹鼎

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故事流传在我的家乡,几乎家喻户晓。

文革之前,渡船埠头的那个“有点咸的滩潭”山坡上,建有一幢禹王庙。文革时,禹王庙被毁于一旦。十多年前,家乡人又集资重建禹王庙,而且建在更加开阔的村部后侧山坡上,那是一幢黄墙琉璃瓦、翘角飞檐的仿古建筑。正殿的禹王塑像,气宇轩昂,很匹配民间信仰里的禹王形象。记得在庙柱上,有一副对联,写的是“诺亚造船仅存一脉,大禹治水功在千秋。”寥寥几个字,人文传承的味道很浓,纪念的内涵很深。

水是生命之源,水养育着世间万物。世界的生机盎然和美丽、文明,都来源于水的滋润。从这个意义上说,爱护水资源,就是爱我家乡,保护玉环水乡。为此,玉环人看不起那些漠视水资源的急功近利行为,对任意浪费、污染、破坏水资源的现象深恶痛绝。当今所有的治水活动,说白了,那是为忽视环境的过去买单。对于容易造成污染的玉环企业,彼此都明白,必须竭尽全力地加大水污染防治,集中到滨港工业城的特殊区域内,统一纳入“零直排区”建设与管理,以实际行动保护好玉环水资源,共同营造一个全民参与杜绝水环境污染的良好局面。

有一家企业,因为一次抵押贷款行为而获得全社会的赞赏,这就是一次特有影响力的重视水环境保护行为。业主把排污权抵押给银行,获取了50万元的贷款,用于污水处理提标改造。那位企业主说:“排放的量越少,富余的量就越多,而这些富余的量,就能转换成‘真金白银。”

企业中的排污权资产化,表现了玉环治水理念的普及,从而引领企业走上了良性循环发展的道路。把重要的环境资源——排污权推向市场资产化后,也是我国水生态文明改革的关键一步。2018年1月,因在排污权资产化上的探索与创新,活跃了二级市场,引发了各方关注,玉环市获批“省级排污权资产化试点”,成为浙江省第一个排污权试点的县级市。

生命源泉事关生死存亡,任何人都不是旁观者。玉环人尊重水源、保护水源的理念和行动,体现了文明社会对生命的敬畏,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为此,家乡人个个积极行动,以身作则,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主动减少和杜绝自身造成的水污染,努力把爱水、养水、节水、科学用水作为一种修养、一种美德,主动内化为自觉的日常行为和习惯。

回想小时候,在禹王“寿日”的时候,祖母总会带上我,一起去给禹王护“寿”守夜。那是八九月的天气,入夜的海风开始冻人。看过了轰轰烈烈给禹王烧纸的场面,该是小孩子睡觉的时候了,凡是由祖母妯娌们带来的懂事(不闹)的孩子,都被安排在大禹的座像底下睡觉。她们迷信,如果晚上梦见禹王托梦,便是幸运的贵人,在不声张的前提下,“详梦”师母会知道,这个孩子未来有什么样的前程。

在大禹座象前睡过好几次,我一直都没有梦见过禹王托梦,直到60岁,还是没有。想不到今年,梦见了大禹。梦中的大禹一直没有说话,倒是我对他说了许多话。老婆听到我在说梦话,推了我一下。我醒了,天也亮了,把自己对大禹说的话都给忘了。

5月13日,我回到家乡,特地去看了禹王庙,也看了家乡河。河道很宽,河水很清,有很多小鱼在游,守在树枝上的鹭鸟,时不时飞到水边,啄走一条小鱼。这时,收到一条微信,是一个微信公众号发来的信息:

在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全省高质量建设美丽浙江暨高水平推进‘五水共治大会”上,玉环市长吴才平从省委书记车俊手中接过“大禹鼎”,全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这是浙江省对玉环市2018年“五水共治”(河长制)工作做得优秀的肯定,也是继2017年首次获此殊荣后,玉环再接再厉,又一次交出了亮丽的答卷,赢得了蝉联“大禹鼎”的荣誉。

“大禹鼎”是浙江“五水共治”最高奖,是为了奖掖现代治水人,唤起干群千百万,同心修复水生态。凡是将治水工作做得出色的县级市、地级市,都有赢取“五水共治”最高奖的机会。当然,“大禹鼎”并非“一考定终生”,而是综合年终和平时、贯穿全年累计得出的最终结果。

在玉环每一股清流的背后,都有家乡治水人辛勤付出的身影。“五水共治”、剿灭劣V类、加强小微水体零距离巡河,都离不开每位治水人的兢兢业业、不懈努力,而这些治水人就在我们身边……

显然,梦见大禹,我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结果。

过了一周,我们在参观市“五水共治”成果陈列厅时,看到了两尊一模一样的“大禹鼎”——大禹臂膀有力、表情坚毅、斗篷迎风飞扬,这就是我梦中所见到的“禹王”。细细地看着并肩伫立的“大禹”,内心有些激动,想着要为玉环的“五水共治”来一次点赞。

“大禹鼎”,作为浙江省治水最高荣誉的象征,它标志着玉环“五水共治”工作的高度,也折射了所有玉环治水人的精神面貌。

近年来,玉环治水从战役到战略,再到建立长效机制,不断创新工作方式方法,许多举措率先走在全省、全市的县(市)前头,全面提升水环境质量和水污染防治水平,加紧“污水零直排区”和“美丽河湖”建设,治水工作不断从治标向治本、从末端治理向源头治理转变,玉环“水清岸绿、人水和谐”的生活环境,正在逐步成为现实。

水环境治理是一个动态过程。“大禹鼎”不仅是一个鼎,而是让爱水、护水、治水人仰望的旗帜,承载着大禹精神之重、责任之重、发展之重、民生之重,玉环的治水人正沿着奔流不息的河水,永远走在路上。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 2019年7期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的其它文章
南梁纪事
盘锦纪事
第一门面
云龙的脚步
蝉变
护砂猎人,在江上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